字號:

2019年陷入危機或“跑路”的教育機構已十數家

2019年陷入危機或“跑路”的教育機構已十數家

2019年12月02日 01:08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2019年他們“跑”了

  今年陷入危機或“跑路”的教育機構已十數家

  今年2月,在線少兒思維訓練機構“成長保”被曝停止運營。同月,老牌留學機構“太傻留學”陷入經營危機,並宣布破産清算。

  上述兩起事件拉開了2019年教培機構關門停業,甚至是跑路的大幕。莎翁少兒英語、沐奇親子遊泳、朋恩日托、韋博英語……截至目前,2019年陷入危機或者“跑路”的機構已達十數家,涉及K12、留學、早幼教等多個賽道。

  “好看的数据会掩盖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一位K12在线教育机构创始人曾对新京報记者表示,在一味追求增长时,许多机构没有及时意识到经济风向、用户需求、行业动向等变化,埋下的隐患在某一个时间点便会爆发。

  這些陷入“跑路”危機的教育機構,背後既有行業變遷淘汰所致,也有機構自身經營不善的原因,它們留下的經驗教訓可能已是“老生常談”,但依然值得教育行業吸取銘記。

  沐奇親子遊泳

  4月8日,有家長爆料稱高端親子遊泳早教機構沐奇親子遊泳自2019年起無法正常約課,近日來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幾家店面相繼關閉。

  莎翁少兒英語

  3月15日,不少學生家長接到莎翁少兒英語通知,稱因經營不善,公司進入內部清算和破産流程。16日,莎翁少兒英語稱,公司銀行賬號已被凍結。

  韋博英語

  10月,韋博英語各地門店陸續關停,涉及學員預付款和員工工資沒有著落。創始人稱,去年開始公司業務持續下滑,原定融資計劃被推遲,導致資金鏈斷裂。

  帕皮科技

  4月下旬,帕皮科技在京7個校區關停,疑爲老板跑路。26日,帕皮科技發文稱,公司沒跑,但資金鏈斷裂。

  愛樂樂享早教

  10月中旬,北京愛樂樂享早教中心多家門店陸續關門,單個門店涉及的學費或超600萬元。

  1 行业变迁,唯有适者生存

  今年2月份,太傻留學陷入了學員退費維權漩渦。于2013年被華聞集團(原名華聞傳媒)收購的太傻留學,其實早在2018年已面臨著經營變動。據其公告,2018年銷售額較2017年出現了44.34%的下降,而毛利同比下降了93%。與此同時,公司管理層發生全面變動,現金流緊缺、大量員工離職,導致銷售人員緊缺,市場宣傳不到位,銷售額因此大幅下降……

  太傻留學披露的公告顯示,2018年初時,公司員工達223人,到年末員工僅剩132人。

  內部問題困擾的情況下,太傻留學還面臨著外部環境的沖擊。太傻留學在其2018年半年度公告裏稱,因美國政府出台一系列新政策,限制了部分赴美條件,對美國留學市場沖擊較大,因此主要的留學業務在2018年上半年有所下滑。同時,國家于2017年底取消了對出國留學中介資質牌照的要求,小型留學服務公司大量湧現,對原有的留學服務公司造成了一定沖擊。

  留學行業的政策法規未來可能進行的改革、美國留學的門檻增高、2017年底中介資質牌照的取消等原因都造成了太傻留學咨詢服務業務的經營風險。而另一個對太傻留學來說更大的挑戰是,傳統門戶網站的用戶增長紅利期已經過去,移動互聯網逐漸發達,正如其在公告中所說,“對太傻留學互聯網廣告經營模式造成強大的沖擊和威脅,同時對公司在移動互聯網方面的投入也産生極大挑戰。”

  截至2018年末,太傻留學主要的預付款項均是由廣告業務産生的,且金額較大。2018年,太傻留學未經審計的營業收入爲3893.08萬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虧損爲3883.37萬元。在公告裏,華聞集團稱,受累于2018年廣告業務未能回款導致現金流緊缺,留學業務無法正常開展和推廣,太傻留學2018年業績大幅度下降。在當年,太傻留學停掉了廣告業務。

  行業變遷大浪沖擊之下,依靠傳統模式的機構如同沙灘上的貝殼,只能隨波逐流,極難再有主動選擇的權利。對于這一點,宣布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運營的瘋狂老師也許有更深的體會。

  瘋狂老師是一家面向K12階段學生提供家教服務的機構,業務模式爲采用O2O的方式讓老師與家長通過APP直接對接,由老師提供上門教學。在家教O2O的輝煌年代,瘋狂老師曾在短短9個月內完成了5次融資,總額超4400萬美元,估值達2億美元。

  機構大肆燒錢補貼,資本盲目瘋狂湧入的背後,是家教O2O本身並不合理的存在模式:用戶、老師黏性差,低頻,變現難……而刷單、數據造假的質疑聲同時存在,诘問著一衆“明星”家教O2O機構。

  不到兩年時間,大潮退去,家教O2O平台失去了投資人的青睐,只能選擇轉型或者退場。瘋狂老師2019年宣布謝幕,也只是一場遲來的告別。最終,一聲“再見”濺起了一朵令人唏噓的水花,又很快消失不見。教育新貴們無暇緬懷過去,畢竟,每一天都是新的戰場。

  2 经营不善,留下一地鸡毛

  “由于市場競爭激烈和公司經營不善,公司進入內部清算與破産流程,公司將盡力安頓好沒有上完課的學員,安排其他形式和途徑的上課方案。”2019年3月15日,李女士(化名)收到了莎翁少兒英語發給家長的破産通知。

  孩子的外教老師告訴她,自己已經三個月沒有收到工資,而李女士的電子合同已經顯示作廢。不僅是課程沒有上完,據媒體報道稱,莎翁少兒英語一度拖欠北上廣深多個城市至少1500名家長的費用。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瞬息之間的危機來得如此難以預料,創辦于2012年的莎翁少兒英語在7年後倒下。而有著20年曆史的老牌培訓機構韋博英語,也難過“經營不善”的劫。

  韋博英語创始人、韦博教育集团CEO高卫宇于2019年10月12日凌晨发布了《致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在信中,高卫宇称,“从去年开始,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务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原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带来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当初的承诺(补发员工工资)。”

  受到影響的不止是韋博英語的員工。韋博英語部分學員在銷售人員的建議下曾貸款支付學費,之後,韋博英語各地門店陸續關停,學員卻仍要償還貸款。面對維權訴求,高衛宇的一封信向學員解釋了原因,卻無法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結果。

  韋博英語的风波还未平息,原韦博英语旗下品牌开心豆少儿英语在10月25日发布通知,称受到韦博英语关闭门店的影响,公司的运营也受到了很大冲击,超出了开心豆所能承受的范围,公司已无力经营,将终止运营。

  公司宣布停課,工作人員離職,法定代表人變更。留下的一地雞毛,直接面對者成了學員與家長。

  “資金鏈斷裂只是最終的結果,本質的原因就是服務質量不行,無法讓用戶續費率達到一定水平。”在教育行業從業多年的李默(化名)告訴記者,線下教育機構成本會更高,如果擴張速度過快,上課效果卻滿足不了家長需求,一旦引發退款,結果是致命的。“最主要的一點是運營模型不健康。”

  機構破産的原因並不新鮮,但即便有了前車之鑒,預收費的“真金白銀”與大肆擴張市場的短期火熱,仍讓大批教育機構頭腦發熱地死在沙灘上。

  3 早幼教机构成“重灾区”?

  離2019年結束還剩一個月,被曝出經營危機或者“跑路”的機構已達十數家,涉及K12、語培、留學、早幼教等賽道。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早幼教被曝經營危機的機構數量居多,或成“重災區”賽道。沐奇親子遊泳、于斯鋼琴陪練、維樂早教、愛樂樂享早教、歐拉早教、朋恩日托等早幼教機構都在今年相繼被曝出“跑路”傳聞。

  “早幼教賽道出現此類情況,是過去幾年資本過熱積聚的問題。”21世紀教育集團COO許敏認爲,“完全以商業操作模式辦學,不尊重專業性需求,出問題是必然的。無論哪個行業,都會淘汰落後産能,這是市場定律。”

  今年4月,朋恩早教全面關停。不久前,朋恩早教創始人張雲鵬在一篇名爲《燒了8000萬,我爲何沒挺過寒冬?》的自述報道中稱,“……所獲融資基本被我們投入新店擴張,卻又遲遲沒有資金進入……另外,由于銷售業績不好,銷售人員的績效不理想,其中一些員工就開始利用運營漏洞……人員短缺,服務質量下降,用戶體驗差,進入惡性循環……”

  “不到最後一刻,我們都想支撐下去,但是朋恩最終還是走到了盡頭。”張雲鵬表示,自己對于公司的失敗難以釋懷。他總結朋恩早教的創業經曆,“如果我們當時預料到早幼教等一系列政策的出現,就不會在A輪融資中簽對賭,而是給朋恩一年的時間穩下來。”

  也是在今年4月,兒童教育機構帕皮科技多名家長爆料,稱其在北京的7個校區關停,疑似跑路。4月26日,帕皮科技發布文章稱,2018年之後,公司資金出現問題,需要縮減校區,但在此過程中,部分校區資金鏈斷裂,爲保護學生和員工,公司才決定緊急閉店。

  “家長對于關店停課的消息很敏感,他們擔心機構跑路,會馬上要求退費。有了一兩個家長退費,口口相傳,規模很快就會變大。由此帶來的蝴蝶效應如果處理不好,對機構來說是致命的。”教育行業從業者孫靜(化名)告訴記者,“聚智堂就是例子。”

  2016年5月,聚智堂教育“跑路”,當時媒體報道稱,涉及金額預估高達十幾億元。聚智堂官網微信曾發布文章表示,因個別別有用心的人制造謠言,導致聚智堂教育出現集中要求退費的擠兌事件,以致無法正常經營。此後,聚智堂再次發聲,稱公司將利用重資産變現來償還家長債務,需要時間,希望家長給予喘息的機會和操作時間。但家長對聚智堂的信任已經所剩無幾。

  “對一家公司來說,突然出現的大規模退費很難處理。公司都是預付費模式,預付費並不是公司的確定收入,但獲客成本、老師薪酬、場地費用等等都是固定支出,如果實際消耗的課程費用不夠覆蓋獲客成本支出,虧損是毫無疑問的。”李默表示。

  面對教育行業普遍存在的預收費現象,早在去年,國家就曾下發政策,要求面向中小學生的校外培訓機構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關于規範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同樣對線上培訓機構做出了收費時長限制。但政策監管中心爲學科類培訓機構,早教類、素質教育類培訓機構依然有打擦邊球的可能。

  這意味著家長在關注教育機構時,不能再一味地關注品牌,更要關注機構的運營品質。許敏指出,“機構的課程設置、師資狀況、教學管理等等,都是家長需要關注的,尤其要關注預交費周期。”

  寒冬已至,2019年資本市場的降溫對機構來說也不容忽視。根據多鯨資本發布的《2019上半年教育行業投融資報告》,今年以來,一級股權市場的募投進入下行區間,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半年教育行業一級市場投融資數量爲160起,同比下降38.5%,爲近四年新低。

  2019年“跑路”事件頻發,帶來的消費者信任危機,又需要行業花費時間來消化。在教育行業經濟周期下行的大環境下,教育行業表面上看來有幾分蕭條。

  根據多鯨資本的投融資報告,上半年K12賽道的投融資金額卻達到了53.2億元,其中掌門一對一融到了3.5億美元E-1輪融資,而作業盒子的D輪次融資金額爲1.5億美元。巨大融資額的背後是市場競爭的白熱化與逐步成熟化。

  有機構頹唐落敗,也有機構如火如荼。正如一位教育機構創始人所說,“資金會流向那些現金流、利潤、收入等財務指標良好,增長性較好的企業,強者更強。”

  记者 高杨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